朱正廷是从别人那里听到“蔡徐坤”这个名字的,总是“带着他好厉害”、“有百万粉丝”等等赞誉之词。

他顺手搜索过这个名字,妖娆的眼角,一抹紫色的眼影,丰厚的嘴唇,个人练习生,有个不成器的前团。

与自己眉清目秀的面貌,根正苗红的专业出身,以及前途无量的男团队长身份比起来,

所有,都是跷跷板的两端。
此消彼长,此起彼伏,从来没有人把这两种形象划上等号。

当他们站在一起拍《偶像练习生》的宣传片头,工作人员喜滋滋的赞他们一双盛世美颜时,两人也都是礼节性的表示感谢。

蔡徐坤伸手来和所有参演的人打招呼,朱正廷才想起带他那群咋咋呼呼的团员,一个个简短的自我介绍,握手。

他的手合上来的时候,修长的手指略有泛红,朱正廷稍微盯了一会儿,蔡徐坤马上解释到这几天因为饮食变化,手有些过敏发红,放心不是什么传染病。

说完蔡徐坤要把手收回,朱正廷反握住他的手,蔡徐坤感到微微发热的手掌上,握入了温润的力量。

你好,我是朱正廷,乐华的队长。
他刻意增加了些力度,那温润的力量很快变得暖热。

初次见到真人,两人都没有太多交谈。工作人员又在呼喊着蔡徐坤,叫他进行下一组的拍摄。

他鞠躬,道谢,他的背影里有周全的礼数和放低的声音。
朱正廷想到了一个词,特别适合笼罩在他身上。

自觉。

他时刻都有保持一名偶像的自觉,他的发型,妆容,服饰搭配,舞台功力以及待人接物,仿佛一个精雕细琢的娃娃。一举一动,一颦一笑,都严格要求自己不会出错,足以面对任何时候对准的镜头。

朱正廷知道自己也会被粉丝形容成瓷娃娃,更多的是仙子。长相无须质疑,担得起仙子二字,可言下之意,也是在说,台上的自己足够美,台下则不会像仙子楚楚动人。

看着自己几个动如脱兔的队友,朱正廷得亲自去把跑疯的队友抓回来——并且进行不太成功的队长训话。

换成大巴的间隙,他看着工作人员清点粉丝送来的礼物。凌冬将至,花木凋零,粉丝们送来的花纷纷变成了永生花,一种用钱营造春天错觉的装饰物。

他随手挑了一簇,花朵被处理成一半蓝紫、一半粉白。
他从经纪人那里要来了参赛人员名册,把花朵照片传给了蔡徐坤。

谢谢,看来粉丝给你送的礼物很合你心意。
看,这就是偶像自觉的回答。朱正廷内心吐槽着。

他自觉的裂缝在哪里呢?朱正廷忽然有了些恶意的揣测。
小仙子变成了小恶魔。

这簇花很像我和你,说不定我们也能这样,互不打扰,也能相映成趣。
朱正廷发了这些话,内心有点小小的得意。

期待与你合作的舞台,一定会比花美丽。
蔡徐坤的回答很快就到了,正经得让朱正廷差点砸掉手机。

不过还好他没砸,朱正廷在不久以后就意识到,蔡徐坤的自律源自他的自信。

同时他应该感谢送花簇礼盒的粉丝,礼盒的花语是——

无需言语的信赖。

tbc


评论(4)
热度(113)

鱼头

每一份真情实感

© 鱼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