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节快到了,偶像练习生的导演良心发现,给这群不能回家过年的孩子准备了新春礼包。

对于这帮还在长身体的孩子们来说,最实在的奖品,是美食代金券;最无趣的奖品,是爱奇艺的vip;最鸡肋的奖品,是通话时间。

只是一点点小礼物,也得录个视频吸引观众。

先要完成原地转圈十五圈的挑战。

中国舞专业没有在怕的,五十个大回环信手拈来。朱正廷顺利完成挑战动作,拿到了三个大礼包,里面有他最爱的美食券,爱奇艺会员自己不用也可以送人。

蔡徐坤跌了三次才拿到一个,还是没有手机就毫无价值的通话时间十分钟。

很快大家就进入大型地下交易现场。美食代金券是硬货,朱正廷说什么都不换;通话时间虽然鸡肋但积少成多还是有人买单,董岩磊的二十五分钟很快换到了二十元美食代金券;整蛊类的虽然听上去好玩,但是没有镜头谁也不愿做,纯属留个纪念。

蔡徐坤的十分钟眼看就要套牢在手里。

“喏,我给你一张爱奇艺会员,加上你的十
分钟应该可以换个五十元美食代金券。”朱正廷拿出一张会员卡,塞给蔡徐坤。

“算了,会员卡你留着吧,我对其他的奖品也不太感兴趣。”蔡徐坤看了一下身后火热的交易场面,还是放弃的摇了摇头。

“哦。”朱正廷收回了手。工作人员叫美食代金券去下单,蹦跶蹦跶就走了。

一会儿工作人员过来喊话了,通话时间的有效期为24小时,后面还有录制等等,个人活动不能影响集体行动云云。

前面换到通话时间的练习生哀嚎着:“有效期只到情人节?没有对象怎么办?”换礼成功的董岩磊表示东西一经出手概不退换。

蔡徐坤先去领了自己的手机,一台红色的老人机。
为了防止节目录制过程中练习生通过手机进行不正当竞争,手机卡早被取出换到了普通功能机上,整个基地的wifi也被关闭。

十分钟内,他给家里打了个电话,给家里人报了平安两分钟,说说今年不回去过年甚是想念一分钟,给妈妈唠叨两句又用了五分钟,一看表还没到十分钟。
送回手机的时候,工作人员都感到意外。称赞他是第一个那么准时的选手,其他人要不就磨磨蹭蹭,要不就一直想换回自己的智能机。

十分钟,其实也没有那么短暂。

除夕夜,还在录节目的苦逼练习生们,录到超时,开大巴的师傅表示送到大厂小镇门口就不走进去了,必须得赶回去吃饺子。

于是,选管姐姐也没管得太死,再三叮嘱他们一定回宿舍,明天早上有红包。提前下车的练习生们,三三俩俩的散开了。

很快又是新的一年了。
朱正廷搓搓有些发凉的手,过完年,自己很快就要22岁了。
现在的21岁,还有遗憾吗?

一只手从后面给他带上了羽绒服的大帽子,然后牵住了他的手,塞进另一个温暖的口袋。

“在想什么?”蔡徐坤的声音有些飘远,这家伙带了大帽子和口罩,穿着基本款的羽绒服,漆黑的夜里,和其他人根本看不出分别。

“在想我很快又要长大一岁,好像很多事还没尝试过。”朱正廷歪着头回答。

即使在昏暗的路灯下,朱正廷的侧脸依然白的发光,加上还没有卸下的眼妆,眉眼亮若星辰。

“比如说?”蔡徐坤揣着他的手慢慢走,慢慢就落后了别人一大截。

“过情人节什么的……昨天又是和一群人在工作。”每次情人节都得福利粉丝,或者录制节目,虽然朱正廷并不孤单,但总还是有些向往。

蔡徐坤看看宿舍楼上的大钟,时针正在指向十一点五十五。

“借我十分钟。”蔡徐坤十指扣住朱正廷的手指,三转两转,拐进了小镇里拥有大钟的最高楼。

小镇的楼并不高,两人三步并作两步爬上顶层,到达在大钟旁边时,也用了三分钟。

冷风灌进大钟背后,两人喘口气,距离十二点已经是一步之遥。

“这里有什么?”朱正廷忍不住问。除夕夜里,多少霓虹也在休息,遥远的灯光,可能距离自己几千米。

“你听。”蔡徐坤示意让朱正廷不要说话,周围只有秒针的滴答声。

“滴,滴,滴”秒针在向时针一步一步靠拢,完全合并的那一刻,耳边响起宏大的钟声。

远处的黑夜仿佛洒出了绚丽的琉璃,爆竹声炸燃响起,烟花窜到天际。

鞭炮声震耳欲聋,小镇门口也有人放起了鞭炮,迎接一年的喜气。

五彩斑斓的夜光下,蔡徐坤好像在说着什么,但是朱正廷完全听不清楚,他嬉笑着把指尖抚摸上蔡徐坤丰厚的嘴唇,似乎想读到唇语。

蔡徐坤似乎在说“新年快乐”,朱正廷顽皮的说“恭喜发财红包拿来”,还做了一个讨红包的手势。

蔡徐坤拉进朱正廷,轻轻的咬住了他贴在唇上的指尖。
在能够气息相抵的距离里,朱正廷终于看清了蔡徐坤在说什么。

他说,还有两分钟。
他说,不要说话。

朱正廷的耳朵不好使了全是鞭炮声;他的手没处放了被牢牢地抵在墙上;他的眼睛看不见距离太近无法聚焦;他的鼻子只能闻到舞台妆残留的艳香。
他的脑子里“嘭”的炸开了烟花;

只有嘴唇还炽热的活着。
摩擦过的嘴唇在发热,然后笨拙地碰到一起的牙齿,撞出轻微的声响。

这一刻,最近的烟火升上天空,照亮了在大钟旁拥抱的两人。

蔡徐坤把头埋在朱正廷的肩膀,朱正廷感觉到脖子旁痒痒的。
等他意识到蔡徐坤在干什么的时候,蔡徐坤已经得意洋洋的说“完成了”。

回到宿舍,还没睡觉的justin啧啧两声,说队长你这是从哪里买的新唇膏好润好闪好称你肤色哦。

朱正廷丢下外套盖住justin的脑袋,恶狠狠的说抽奖转发得来的。

再从衣服堆扒拉出一件高领打底衫,同时思索要不要让gucci的ba马上挑两件寄过来。

蔡徐坤回去后,周锐先发现了他嘴边潮红的印子,但他选择什么也不问,什么也不说,才不像隔壁好奇的小学生张嘴就来。
well,今晚全时不营业,冬天也没有蚊子。

现在已经是戊戌狗年了。
祝大家狗年大吉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赶在白色情人节发出,大家都快乐!

正篇要看播放情况跟着写,更得不会很快。偶尔过来瞅一眼就好。

马上又是周五了,又可以做追星女孩了耶 ٩(❛ัᴗ❛ั⁎)



评论(4)
热度(55)

鱼头

每一份真情实感

© 鱼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