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北京回廊坊的行程,乐华七子是分开的。
朱正廷有录专访的单独行程。
这样的工作,通常不会由经纪人陪着,只会指派一个助理跟着就好。

“你最想去什么地方旅游呢?”
“马尔代夫,还有纽约巴黎爱琴海……”

朱正廷录完专访以后,看到经纪人坐在沙发上等他,有些莫名的紧张。

“正廷,这些日子辛苦了。”
“没有没有。”
“今天我和你说一些公司的决定,希望你能接受。”
“……好。”

从北京到廊坊并不远,朱正廷看着天边的太阳渐渐沉入地平线。
比赛期间发的那条微博,评论数以万计,朱正廷已经疲于浏览。
与别的队员都是自拍不同,他盯着自己发的那张小时候的照片,孩提时代的他,笑着奔跑,只想着一股脑儿往前冲,从没有想过结束、尾声,也没有需要咬牙走过去的日子,更不在乎结果。

但现在,自己总对自己说着“要坚持”,张PD说得越努力越幸运,那么自己,越坚持就能坚持到一个happy ending?

回到廊坊已经天黑,朱正廷乖乖的上交了手机,换来了最近一周的日程表。
领着旅行包回到宿舍,日常命令三个弟弟整理房间,找到落脚的地方后,他再打开口袋,少不了塞给弟弟们最爱的零食。

鬼使神差的,他带上了那朵花。
那朵花他压在行李袋最下面,虽然有包装盒保护,长途颠簸下来,一半花瓣也有些褶皱了。
从永生花的角度来说,它应该是枯萎了吧?

在第三次排位宣布后,蔡徐坤感觉朱正廷忽然就消失了,宿舍里,练习室,食堂都找不到人影。

去找justin的时候,justin表示队长最近很多零零碎碎的工作要录,很多都是比赛之外的东西,经常外出。
“总要为下个月的生活费做点打算对不对?”精明的温州人这么说。
“比赛结束后很快就要公演了,他还想去哪里打算?”蔡徐坤有些莫名其妙。
“是吗?”justin只给了他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。

蔡徐坤不明白justin的意思,他有些茫然的站在原地,在他的短期认知里,九个人已经呼之欲出,比赛结果不管第几名反正前九,然后出道,十八个月里到处接演出做节目,就该这样按部就班的前进。

乐华再算再着急,特别需要蹭这个节目的人气,也不应该现在就让他们的队长出去接活动。

看着蔡徐坤还是难以理解的样子,justin从床垫下摸出一台手机,打开微博,让蔡徐坤自己看。

他接过来一看,微博登陆着一个小号,搜索的关键字是 “乐华 抱团”。
“不用谢。”温州人嘟嘟嘴吧,“用完记得把手机还给范丞丞就行。”
“谢谢。”

蔡徐坤回到宿舍,非常难得的坐在床上,认真的捧着手机。周锐还很关心的问,是不是不舒服,没有进行训练的蔡徐坤就太不蔡徐坤了。

谢过舍友的关心,蔡徐坤又接连搜索了好些他关心的问题,看见到处都充满了对Dream组做法的质疑,许多路人甚至表示看错了乐华的人,再也不给他们投票了。

接着又连续发生了几次针对朱正廷本人的网络暴力事件,公司虽然发了谴责声明,但薄得不如一张纸。

公司现在给他安排的其他活动,也是为了减少他个人形象的损失,削弱他在偶像练习生这个节目上的固定形象。

在集体活动中并不突出,在单人活动中不拖带另外两位种子选手,就是公司现在给他制定的形象策略。

越往下翻,蔡徐坤发现自己越发看不懂这些留言的脑回路了……关于分组,明明就是自己提出的要求;粉丝不理智也不能都找爱豆买单……很多看来完全不合理的要求,朱正廷似乎完全没有向上解释,就这么一声不吭的接受了。

“白痴美。”
蔡徐坤把今天新学来的词,准确无误地套在了朱正廷身上。

他回去还手机的时候,只看到了范丞丞。他试探的问了句队长什么时候回来,范丞丞果然没有justin那么狡猾,直接就说晚上就到,明天是集体录歌他肯定会回来。

蔡徐坤很顺利的在小卖部截获了给舍友买零食的朱正廷。

零食让同来的练习生顺路带回去了,朱正廷一下子没有了躲避的理由。

本来想找个没人的练习室好好谈谈,可是还没等蔡徐坤只开了个头,朱正廷就先说:“如果要骂我,我不想听了。我接受你所有的建议。我累了,我想回去睡觉。

在惨白的路灯下,这个人已经挂上了难得的青黑的眼圈,皮肤缺水,嘴角脱皮。
加上他有气无力的语调,本来是让人心生怜惜的画面。

但在蔡徐坤看来却更加愤怒,明明你那么大的委屈,为什么不说?

他一把拉起朱正廷的手,想继续去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事情讲清楚,但是看起来很累的朱正廷力气还是不小,很快挣脱了蔡徐坤的手。

“你不用内疚,蔡徐坤,一切都是我的决定。”朱正廷定定的看着他。
“你也不用再来找我了,给站姐拍到,对你不好。”
“我们……就这样了吧。”

说完,朱正廷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这次说走就真的不见了。

接下来的导师舞台录制,因为是和张PD一同表演,自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,没事的时候就得去镜子前找找balance。连着几天都录到深夜,蔡徐坤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。

做游戏时,他看见朱正廷远远的在一边,腰板依然挺拔,但更单薄了。

他试图从别人聊天中得知关于朱正廷的只言片语,然而现在连带着乐华的所有人都变得沉默。

食堂的电视上在轮播练习生代班的早班机节目。
主持人说到范丞丞胖了的话题时,反问朱正廷为什么不会胖,他会笑着调侃自己还瘦了。
“来的时候这条裤子腰还是合适的,现在我要夹三个夹子。”

衣服还是那套,但是他变了,好像错拿了别人大两个号的衣服套在身上。

看着他那么难过的时候,为什么还要先去追究对错?
如果当时抱抱他就好了。

蔡徐坤有些惘然。
他再次把目光投向食堂的角落时,朱正廷在试图把范丞丞盘子里的鸡腿抢出来,警告他不能再吃了。

范丞丞丢了鸡腿,觉得剩下的东西已经没法再吃,也抬头看起了电视。
“朱正廷,你也想去马尔代夫啊?”
“嗯,听说那里快被淹没了,得抓紧时间去一次。”

从小四处游玩的范丞丞对去马尔代夫已经毫无兴趣,国内更是不在眼里,就嘟囔着说:“马尔代夫有什么好的,竟然你和蔡徐坤都想去。下回我带你去国外那种私人海岛,比这种景区漂亮多了,还人少。”

“好啊,我等你请我去。”朱正廷抓着鸡腿笑的没心没肺。

他在想,那就更要去一次马尔代夫了。
在它淹没以前,去纪念我还没有浮现,就已经沉没的爱情。

-tbc-

如果现在拿的是祭天剧本,则遂他改命。





评论(14)
热度(76)

鱼头

每一份真情实感

© 鱼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