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六)

周锐挂着工作人员的牌子进到了音乐节主舞台的后台。
这是他问朱正廷要来的,四张票送了别人。
他忽然明白,舞台应该是依靠他自己的能力到达的,这些不一定非要别人赠与。

因为学生平日上课,周六白天才聚齐来走台。他们早早的到了现场,不一会儿周锐看到了郑锐彬他们在调试设备。几个节目都在排队等着上去。

周锐主动揽下来排队联络的活儿,王子异他们带着学生先在空地上排练。

舞蹈走台很快,跟着音乐过几遍就好了,反而是乐队慢一些,摆放乐器,调试音响,适应新的听音环境。

郑锐彬看到了周锐,冲他打了个招呼,还向他介绍:“来认识一下,这是我女朋友。”

周锐笑了笑,指着不远处的王子异,下定了决心说:“那是我男朋友。”
郑锐彬竖了个大拇指。


一切都是新的,周锐想。
自己的追求,也可以更新了吧。

他看着郑锐彬准备时,台上的人换了新的发型,穿了新的服装,左边增加了耳洞,这个人已经和记忆有了千差万别,自己究竟为何会固执的怀念。

“子异。”周锐冲他招了招手。
王子异转身过来看着他,有些诧异,这是周锐在床以外的地方第一次这样叫他。
“我有些话要和你说。”
王子异站周锐身边,周锐主动拉住了他的手。

“test test,喂喂,123,123……”郑锐彬在试话筒。

“听不完的承诺,和说不出口的寂寞。”

舞台上的歌曲响起,王子异很快听出来是《tiamo》。
明明在写这首歌的时候,他和周锐还在缠绵。
那么周锐在这首歌里,要和他说什么?

平时坚毅果断的王总,此时的手有些微微颤抖。
王子异从看到周锐地下室的时候,就确定了他和周锐是同一类人,怀揣梦想,然而被现实所迫。周锐是生存的现实,他则是被背负着家族的责任。
挂在墙上老旧的吉他,仿佛浓缩了他在舞台上旋转的眩晕。

王子异是注定无法逃避责任的,但是周锐可以从生存的需要中解脱。
于是他带着周锐回家的时候,也寄托了他的一点小心思。
舞蹈社只是他一部分的青春,还有一部分——自己关于音乐的憧憬,放在周锐身上实现。
他听到周锐愿意参与伴奏改编时,他是欣慰的。接着他在家听到周锐在创作音乐,他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,键盘响起也唤醒了他曾经的梦想,所以才在毫无前兆的情况下要了周锐。

但是这首歌从第三者的口中唱出来了,王子异握紧了手锐的手。

“是那个人吗?”
王子异先开的口。
“是。”周锐坦白,迎着王子异的目光。
王子异心猛的提起了一口气。朱正廷和他提过周锐另有约会的事情,劝他早点去问清楚,当时他觉得他非常有自信。可周锐这么一说,他的自信摇摇欲坠。

周锐笑了起来,眼角卧蚕上泪痣仿佛也笑了起来:“可那已经是过去了。”
“感谢你的出现。”周锐踮起脚来亲了亲王子异的脸颊,“让我告别过去。”

每个人有自己的梦想,他应该用自己的努力去向明天争取,而不该沉湎在往日的幻影里。

不是意大利,也不是西班牙,我只想在你耳边说tiamo。

周锐拉下王子异的肩膀,在他耳边轻轻唱。
王子异回馈给他一个热烈的拥抱。

黑夜骤然降临,舞台像一个遥远的星球,漂浮在夜空中闪烁。

聚光灯下,不同的灵魂在发光。


…………

今天周锐收到了新曲的录用通知,有唱片公司打电话过来,邀请他来当音乐制作人。

他看了看自己的新造型,微卷的头发,露出侧脸还有下颚的线条。

“这样的我可以去做歌手哦,还是偶像和实力兼具的歌手。”周锐有一天和王子异比划着。王子异难得的摇了摇头:“如果你去当偶像歌手,就不能有男朋友了,丢下我怎么办?”

聚光灯下有无限瞩目,已经不是我要的幸福。
我有我的归宿。

END

————一条拉郎的分割线——

感谢大家看到这里,大家的热情让我这样的小透明受宠若惊。
写异锐是源自决赛时他们拥抱的那张图,双锐是他们素有交好。
感谢oxlxs给了他们交集,愿每个人的前路一样光明。


全文请阅

https://shimo.im/docs/4uF6SDtZjQc5nRSy



(原来打算字数不够车来凑,实在没有酝酿好( ・᷄ὢ・᷅ ),有缘开车再见)


(看见评论说突然完结,抓头,其实我已经想了一天了,还没想好可以填充什么内容进去。可能,悟,就是一瞬间的通透,不需要讲得太满。故事到此,幸福继续。)



评论(30)
热度(141)

鱼头

每一份真情实感

© 鱼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