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了决赛的那个夜晚,所有人都在全力以赴的做着准备。
《Mack Daddy》和《It’s OK》,早已超越了对决的意味,这是他们在这档节目最后的舞台。

时间紧张,有一天要留给录音,余下用于排练的时间并不充裕。
十个人在练习室里来了又走。
选择位置时,朱正廷把自己的位置放在了副主唱5上。经过前面几次舞台,他对唱歌已经有了跃跃欲试的信心——当然,rap还是除外。
他看到自己的头像和蔡徐坤同在一排的时候,心里还有些小小的欢喜。

这点欢喜来冲淡他的不确定性。
上次排名出来以后,加上他看到的一些传言,大致了解了自己的处境。
几个小崽子欲言又止,朱正廷只能乐呵呵地拍他们一巴掌,拽着他们去练习。
他想过他的结果,成功或者失败。
对于成功他没有太多的远望,失败倒是会经常想。
失败了就回去练习,但不一定有再出发的勇气。
节目组让他看自己最初的信时,他才发现只是经过了四个月,他就好像获得了好几年的成长。

Dance部分练习结束,换RAP组上去走位。
蔡徐坤作为C位定点,只能原地坐下喘气。他远远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一瞬间就进入了2018年4月1日,0:00。
蔡徐坤看着靠着墙壁坐下的朱正廷,明明他们认识的时候,还在2017年。

出道就是一个人生的十字路口,或许他能笔直的走下去,或许有些人必须要转弯分离。

不止是朱正廷自己,上次的排名出来以后,蔡徐坤自己心里也没底,他也幻想过假如他和朱正廷之间只有一个人出道会怎么样。
比赛到这一步,很多事情已经身不由己。
异地恋,无疾而终还是明确结束,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。
他还想把他们在一起的时间,明确地延长十八个月。

坐在去场地排练的大巴车上,他们默契的选择了前后排。
上次朱正廷提到站姐的事,让蔡徐坤多了个心眼,嘱咐他公开场合下不要挨得太近,节目上倒还好办,有导演把关,私下就要留着距离。

在这样集体活动的时候,他们就坐前后排。蔡徐坤座位往后靠一些,朱正廷往前探,旁边Justin玩游戏挡一下,外套宽大,正好不会让人发现。

两个人讲话就挨得很近,脸贴着脸,嘴唇对着耳朵。
唇间吐出的温柔气息,会让耳尖发红发烫,偶尔朱正廷会笑的很大声,又赶紧把脸埋在蔡徐坤的颈窝里,蔡徐坤的红色就用耳尖蔓延到后颈。

这样的机会并不多,只有从廊坊上北京的时候才能创造。很多人一上车就睡着了,朱正廷很困又舍不得浪费他可以和蔡徐坤靠近的时间。大部分的时候他们没有说笑,朱正廷会靠在蔡徐坤的肩膀上,脸蛋贴在一起,蔡徐坤会抬起手来抚摸另一半侧脸。确定无人看到时,把他的嘴唇轻轻印上。

不满足,这样的接触肯定不满足。

舞台正式彩排,蔡徐坤这一组在等待。
另一组还在上面对着镜头,他们下面有些无聊,有些人开始聊天,有些人四处看看。
朱正廷在下面继续走位,他多年跳舞的习惯,临上台前也可以好好的过一遍动作。

他往后走的时候,蔡徐坤走了过来,本意只想帮他挡住背后避免撞人,但是朱正廷接近时,蔡徐坤忽然拐了一个弯,还把准备揽上腰的手定在半空。

他硬生生的止住了要抱上去的冲动。
好在有口罩,好在这是台下角落。

有些话,要在做之前说。

决赛后台,他们完成了《Forever》以后,导演安排了大段的回忆杀。
蔡徐坤借着机会走到了朱正廷身边。
“朱正廷。”
“嗯?”

比赛最后才能出结果,但蔡徐坤知道,有些话不能留在最后。

他拉过朱正廷的手,小心翼翼的躲过无所不在的饭拍和官方镜头,在他手上画了一颗爱心,嘴上无声的说着:“我喜欢你。”

大屏幕上他们现在A班练习室里,对着镜子跳着eiei,对着镜子里的对方比划一颗心。

朱正廷没料到这样突如其来的告白,可是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答案,他用嘴型回答他说“我也是。”

终于到了终结时刻。
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赢来了自己十八个月的未来。

张pd在前面做ending,朱正廷突然拉住了蔡徐坤的手。
在他的手掌上画了一颗心,凑近他耳朵说“我喜欢你”。

蔡徐坤用十指紧扣回应,用力到晃了一下。

交握双手宛如一颗深埋的种子,从心田发出枝桠,藤蔓枝缠。

开出花朵时,已是盛世。

-END-

如果最后一章我直接甩决赛地址会被揍吗?( ・᷄ὢ・᷅ )

决赛现场的分析已经太多太多,生活永远比想象丰满。

期待团综咯!

感谢大家的收看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





评论(5)
热度(71)

鱼头

每一份真情实感

© 鱼头 / Powered by LOFTER